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黨員論壇 > 黨課·理論 > 正文

加強政德建設要處理好六對關系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領導干部要講政德。政德是整個社會道德建設的風向標。立政德,就要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這不僅僅是對領導干部個人的要求,也為下一階段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指明了方向。

  黨的十九大以來,在反腐敗斗爭取得壓倒性勝利后,整個廉政建設的策略從“用治標為治本贏得時間”逐步過渡到“‘三不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體推進”,在“不敢腐”的目標已經初步實現,“不能腐”的制度也日益完善的前提下,“不想腐”就成為未來反腐敗斗爭面臨的一項重要任務,也是一個巨大挑戰,而加強政德建設正是實現“不想腐”的重要途徑。

  從政治發展的角度來說,政治現代化實際上是一個逐漸祛魅和理性化的過程,對于公職人員也不例外。在過去一段時間內,公職人員的道德建設逐漸被邊緣化,取而代之的是經濟激勵和績效考核等純理性化的手段。但這種只通過賞和罰來約束公職人員行為的路徑存在明顯的缺陷,沒有道德的約束,再完美的績效考核也會被扭曲,公職人員為了完成指標搞政績工程、形式主義的例子比比皆是。要建設有中國特色的權力監督和反腐敗理論體系,政德建設是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加強政德建設,在筆者看來至少要處理好六對關系。

  處理好理論與實踐的關系

  要搞好政德建設,首先要對政德有一個整體理論上的把握,明確政德概念的內涵和外延。政德不同于一般性的道德,也不是公務員的個人品德,而是在行使國家公權力過程中應該具備的政治素養和品格。

  古今中外的政治文明都強調政治的道德和倫理面向,對于中國傳統政治文明來說,“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因此,在中國的傳統政治文明中,政治本身就包含了道德的含義,政德二者不分家。西方古典政治思想也含有濃厚的道德意味,柏拉圖按照統治者的德性和心靈來劃分政體,亞里士多德按照德性把不同的政體劃分為正常的和“變態”(非正常)的,馬基雅維利把德性(Virtue)大體等同于比較中性的概念“能力”。政德也是一種能力,類似的兩種政治體制,有道德的統治能力要超越沒有道德的。

  因此從理論上來說,政治建設應該為道德留下足夠多的空間,但是在實踐中經常事與愿違,違背政德的現象頻頻發生。雖然不能要求每一個公職人員都是道德楷模,但是基本的道德底線還是應該有所堅守。如何把政德建設的理論研究與實踐操作結合起來,就要經歷一個雙向互動的長期積累,要用政德的理論來指導政德建設的實踐,同時也要在實踐中不斷修正和調適政德的理論內涵。

  處理好傳統與現代的關系

  政德建設可以從中國古代傳統政治思想和我們黨長期革命斗爭的歷史經驗中尋找資源。在我們黨長期革命斗爭的實踐中形成了優良的革命道德傳統,同時中國傳統文化中政德有著明確的儒學源流,這些都是可以充分利用起來進行政德建設的資源。在干部教育培訓中,紅色黨性教育近年來逐漸發展壯大,上海、南湖、延安、井岡山、西柏坡等有大量的紅色教育資源,要把這些資源與政德建設相結合,更加系統地發掘政德建設中的紅色文化資源。另外,2018年教育部開始開展傳統文化教育基地的建設工作,雖然這些傳統文化教育是面向全社會的,但也可以考慮與政德建設相結合,開發適合干部培訓的傳統文化教育課程體系。

  雖然我們有著優秀的政德基因,但這些基因并不必然顯露出來,同時又要兼顧與時俱進,與當下的時代特點和人群的心理特征、價值觀念相結合。政德建設要回歸當下的常識,與當下人們的一般認識相結合,不能脫離實際空談道德理想。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日益國際化和現代化,在各種外來文化的沖擊和融合下,今天中國人的價值觀念已經非常多元化了,包括領導干部的價值觀念。而且隨著干部隊伍的年輕化,在未來這個趨勢將會更加明顯,因此政德建設還要處理好這些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的調和問題。

  處理好個人與組織的關系

  政德建設雖然到最后要歸于個人的道德修養,但是在建設的過程中需要個人和組織共同努力,既要重視個人的品德修養,又要體現出組織的力量,著眼于制度建設。既然是政德建設,就要有具體的措施來扭轉為政和用權失德的問題,對于某些道德品質惡劣的領導干部,僅僅靠宣傳教育根本達不到政德建設的效果。因此組織上需要建立具體的制度,來規范和約束各種失德的行為。

  關于這一點,可以先建立負面清單,經過長期實踐再建立正面清單。可以對領導干部試點引入與政德有關的考核和評價體系,并且相對于以往的指標體系,政德建設的指標應該更加硬化,不能過于模糊,打分要明確,有可比性。

  處理好顯性與隱性的關系

  道德說到底是一個人的內在品質,一個人的道德品行如何,單純通過外在觀察是無法徹底了解的。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五十一條規定:“對黨不忠誠不老實,表里不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搞兩面派,做兩面人,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表里不一和做兩面人已經被作為政治紀律問題在黨內法規中加以約束,說明這種問題不是個別現象,而是帶有一定的普遍性。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就是這樣,表面上說堅決貫徹執行黨中央反腐倡廉的決策部署,私下里卻表達出中央八項規定太嚴了,沒有必要,酒該喝還是要喝等想法。放在政德問題上也是這樣,有些人善于做表面文章,看起來道德品行高尚,但內在實際上毫無道德底線。

  反過來說,有些人平時行事低調,看起來平平凡凡,但是關鍵時刻就能挺身而出,具有犧牲精神。如果單純從外在表現來評價一個領導干部的政德情況,有時候會有失公允。所以,在對領導干部進行政德評價的時候,如何處理顯性與隱性的關系,更加客觀公平地加以評估,是政德建設的又一個挑戰。

  處理好物質和精神的關系

  政德建設是一種精神層面上的價值觀建設,但物質是精神的基礎,政德雖然是精神層面的問題,但是物質激勵也是政德建設的有力手段。不能在政德建設中把物質和精神的東西對立起來,拋開基本的物質需求空談精神文明是不現實的。在我們的公務員隊伍中,不乏那些吃苦耐勞、兢兢業業、不求回報的道德楷模。對于這些人的基本物質需求,要給予足夠的關心和幫助,讓道德高尚的人感到自己的付出是有所回應的。

  因此,在政德建設中要發現那些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奉獻的公職人員,比如選調生、援藏援疆干部。這些人在默默奉獻的同時,在婚姻、子女教育等人生重要階段的大問題上存在各種各樣的困難,要幫助解決這些人的現實困難。總之,處理好物質和精神的關系就是要讓物質激勵和精神奉獻匹配起來,給予政德高尚的人以更多關心和物質激勵,給公務員群體和全社會傳遞正面和積極的信號。

  處理好青年和“老人”的關系

  政德,說到底是一個人的道德和價值觀念。但是一個人道德品質和價值觀念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許多研究都指出一個人的道德和價值觀念在很大程度上是在青少年時期形成的,如果在這個時期加以正確引導,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政德建設要關口前移,關注公職人員和領導干部的來源問題,在青少年時期就把政德觀念建立起來。因此,政德建設不僅要把目光投向已經從業或從業多年的“老人”身上,更要支持對青年人價值觀念的調查研究,了解當代青年人,特別是公職人員的主要來源——在校大學生群體的道德觀念,尤其是與政德相關的那些價值觀,及時發現這個群體的思想道德問題,盡早介入加以干預、教育和引導,這樣要比在參加工作之后出現問題再想辦法更為行之有效。

  政德建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公職人員的政德情況,取決于整個國家的政治生態。在好的政治生態環境下,個人的道德品質自然會提升上來,相反,如果整個政治生態壞了,本來品行端正的人也可能跟著一起腐化墮落。因此,政德建設要著眼于處理好以上六對關系,與整個政治生態的凈化和建設相結合,服務于黨中央“三不腐”一體推進的重大戰略格局。

  (作者系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副院長、副教授)

責任編輯:魏捷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内蒙古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