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基層黨建 > 大學生村官 > 正文

大荔一村一故事之埝橋鎮(三)

鄉村故事是鄉村獨特的歷史記憶,是展現鄉風文明特有的名片,是傳統農耕文化歷經滄桑歲月的精神支柱,凝心聚力,一脈相承。

近期,大荔縣以講好鄉村故事為載體,展現鄉村博大精深的歷史文化、農耕文化、地名文化和名人文化,喚起時代使命,激發“六鄉”活力,揚起鄉村振興的風帆。

希望第一書記、大學生村官能受到啟發,都行動起來,挖掘鄉村故事,傳承優秀文化,讓在外游子濃濃鄉愁得以寄托。

上期我們介紹了大荔縣埝橋鎮南高遷村的故事,本期我們為您講述大荔縣埝橋鎮同堤村的故事。

同堤村 

同堤村位于埝橋鎮政府南3公里處,轄同堤、榮華新莊和榮華灣3個自然村,10個村民小組,673戶2674人,耕地面積5535畝。同堤村南鄰108國道,西臨洛河,北交韓壕村,東接北游斜村,村莊東西長1.2公里,南北寬0.5公里,呈龍形分布,民宅錯落有致,村莊綠樹環抱。相傳因西漢時同珶氏居于此,故得名同珶村,后演化為同堤村。

同堤村南有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更能證明村落的古老。歷史悠久的同堤曾經古建林立,無量廟,文廟、關帝廟等眾多廟宇及石牌樓散布于村中。據村里老人回憶,便是在七八十年前,這些古建筑還有部分遺存。老輩人給村中孩童講古時說的最多的便是同堤村堡子,堡子建于明末,是村上集資在原無量廟基上修建的唯一的大型防御工事。堡子位于村東南,后小槐園與東崖兩巷相交之處。西崖與東崖兩彎在這里銜接向南凸出成尖,遠遠看去猶如剛剛落地的風凰,相傳古時風水先生稱之為鳳凰穴。古代村民借崖勢在上修建高約21米的土夯堡子,座北朝南,蓋有五間大廳和數間倉庫房,設有火藥庫、水井、糧倉,備有兩架狗娃鐵炮等。鳳嘴處,朝南修起磚砌門洞,門洞西側有一小洞,備有火藥,為守門之用。大門高約2米,厚14cm。門扇上鑿有炮眼,全被鐵皮牢釘。門前有30度兩米多寬、磚砌的斜坡唯一與地面相通。坡兩側有1米多高的土欄相護,門內半級半坡直通磚鋪庭院。堡子后城有塹溝相隔,有十米多厚的夯土子為中心,東西延城墻,左右兩側有一人高的漏墻,可為火炮防守。堡子豐年可存官糧,兵荒馬亂時可容納全村人避難。易守難攻,可謂是村上的安全堡壘,堡下東約30米處、西旁南巷各有一眼甜水井,似為鳳的兩只眼睛,東井旁修有不算太大的湯王廟,平時有兩位老人常年廝守敬香。西井旁大冠皂角樹下又設置一碾米石盤,可為鳳供食。登上堡子朝下看,有可容納數千人的大廣場,座南朝北建有高臺戲樓與堡子上下呼應。緊貼戲樓背面朝南建有三大間老爺廟,廟內正中設關老爺高大的坐式塑像,西側為圣人孔子塑像,東有菩薩塑像。大門外有大石獅左右把守,顯得神圣不可侵犯。廟前全是一片灘地,宜種五谷雜糧,再向南遙望,洛河自西向東流過,河對岸村莊清晰可見,又為堡子增添了幾分風光。過去每逢農歷三月初三過廟會,村上四社各有不同社火表演,高蹺、芯子、鑼鼓、三眼銃鐵炮連番登場,三聲炮響名家戲班晝夜演唱,“三月三”廟會熱鬧非凡。

戲樓修建于解放初期,是村中孩童戲耍的好去處,也是幾輩人童年最美好的回憶。青磚鋪就的戲臺,一米多高、九米多寬,上下空間三丈有余、大氣威武,入深六米許,兩側各有一丈多擋風墻,適合樂隊演奏和演員候場,內壁嵌有鄉土文風(現已毀壞),后臺是十幾平的化妝、雜物間,演戲的各類硬件設施齊全。戲樓今仍在,卻沒了童年印象中的神采,變的破敗不堪,舊時蘭灰色的老磚在陽光下黯然無光。戲樓,是在外同堤人的帆,給你鼓勵加油、駛向夢想彼岸的力量;是幾輩同堤人童年的歡樂,在娛樂貧乏的年代,把村民們淺灰的生活渲染、照亮;它是中年人的思愁,在秦腔豪邁悲涼的腔調里含淚昂然;它是老者們最后的歸宿,在千古不變的戲詞中回味生活的百般;它就是割舍不斷、魂牽夢繞的鄉愁!

同堤村沃野數千畝,人杰地靈。相傳清帝乾隆曾說過“同堤的秀才比魚多!”而在一輩輩老人的故事里,同堤村也是能人義士頗多。  

同堤王氏九世孫,明朝天啟年間進京的王思若(字四服)先生,曾在京城執教諭一職,后因清兵入關,辭職回家隱居于同堤村西南。后有清朝官員多次尋訪邀他出任要職,均遭拒!言道:明人不為清官。在今天看來近乎迂腐,但在當時卻是忠君愛國的堂堂君子、一身浩然正氣。他去世后清庭賜予高士尊稱,至今那塊墓碑保存完整。先生在世題寫了許多匾額和書法,曾為同堤王氏家譜題寫序言。

到了近現代,最有名的當數陜商趙氏家族,當時的趙氏家族便是在陜商故里的大荔也是大名鼎鼎。趙家經營藥材、布匹起家,后經營水煙、茶葉生意,在蘭州、上海等地設立商號,產品暢銷內蒙及西北五省,掌控陜甘晉、影響江浙沿海。后人趙松泉(1918年生,字鴻年,小名海怪,故籍埝橋同堤村,祖居城內東大街)發展壯大老商號,二十世紀初為大荔首富。趙家祖輩一貫關心地方公益事業。松泉祖母,光緒年間捐贈巨款重修文廟,清帝誥封“一品夫人”,并于城內東大街樹立一座青石牌樓,上書“深明大義”四字。她又為華山“老君犁溝”一段山路鑄造鐵鏈扶手,以保行人安全。民國初期,戰火紛飛,支應頻繁,本縣當政者雖多方攤派,仍收不敷支,其不敷數額,由地方富戶分擔,而趙家自認40%。民國十八年(1929)年饉,趙母在東大街家門口設點煮粥蒸饃,舍飯濟貧。同時,分贈大、朝兩縣各四萬銀元(硬幣)賑濟饑民,兩縣紳民聯送“萬家生佛”匾額。松泉主持家務后,每遇家鄉遭災,興辦公益,或旅滬同鄉學子需助學費無不慨然資助。民國二十九年(1940)興辦大荔中學時,松泉壓縮母親埋葬費用,捐贈硬幣七千銀元。次年,又捐贈一萬銀元,作為辦學費用。民國三十二年(1943),當選為縣參議員,與姚一征等去西安上告縣長王昭旭貪贓枉法,為當政者所不滿,曾派軍警20余人,半夜闖入趙家抄家要糧,進行威嚇。八區專員蔣堅忍還質問松泉“姚一征是不是共產黨員?”意圖“一箭雙雕”,松泉堅決否認。1950年,妻子張仰惠親筆致信大荔縣長姚一征,送去“擁護土地改革決心書”。1956年,松泉由上海到蘭州,響應黨的號召,將趙家獨資的“一林豐”、“協合成”等所有工商總廠、總號和分號的全部資產,納入各所在地的公私合營資產之內。先后擔任蘭州“大眾服務公司”董事長、秘書主任和蘭州市工商聯常委、副主任、市政協委員。1958年被錯劃為右派,“文化大革命”中被迫致死,1979年平反昭雪。

如今的同堤人杰在各行各業中不斷涌現,有號稱蘭州軍區軍旅駱駝王的趙振元、商界巨子趙水龍、中科院執牛耳者王生林等等,枚不勝舉。

今年以來,同堤村對主巷道進行了全面綠化提升,共修建花池150個,栽植欒樹、雪松等喬木8000余株,栽植月季、金葉女貞、獨桿石楠、龍柏等花灌木3萬余株;投資25萬元安裝太陽能路燈50盞,并鋪設柏油路面2000米;投資40萬元修建休閑廣場,為建設宜居鄉村,推動鄉村全面振興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如今站在村南半環繞同堤村的黃土壩上,和風里、細雨中,北望美麗的村落——一丈多高的崖畔綠樹婆娑,畫出優美的雙弧,以同堤堡子為中心,似金鳳展翅,高昂傲頭,振翼欲飛!

責任編輯:楊春曉

網站簡介|版權聲明|意見反饋|聯系我們|友情鏈接|我要投稿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内蒙古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