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干部工作 > 干部監督 > 正文

警鐘 | 生財有"道"終入獄

——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黨組成員郗同福違紀違法問題剖析

       “我在這十幾年時間里,時刻不忘為自己、為親友謀取私利,沒有條件時等機會創造條件,有條件時我絕不放過,就是老母雞從家門前經過,我也要捉回家下個蛋后再放走。”說這話的,是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黨組成員郗同福。

  作為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江蘇省監委留置的第一個廳級干部,郗同福在擔任省經信委黨組成員之前,曾歷任南京市江寧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經濟技術開發總公司總經理,連云港市委常委、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等職務,2017年被立案審查調查時已經退休5年多。“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為親屬謀取利益,收受禮金;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在郗同福的違紀違法事實中,最突出的就是他的“生財之道”。  

  幕后指揮,違規與親友經商辦企業

  郗同福出生在一個貧苦的家庭,童年常常食不果腹,為了維持生計,甚至不得不在寒冬臘月出門乞討。依靠組織的關心和培養,他從一名基層公社工作隊隊員干起,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

  工作之初,郗同福能夠嚴格要求自己,勤奮工作,不貪不沾。隨著職務升遷,面對鮮花和掌聲、金錢和地位,他的內心悄然發生了變化:“來開發區調研的領導多了,來自各方面的贊揚也多了,我開始有點飄飄然,靈魂深處的私心和貪欲隨之膨脹起來。”特別是看到老板們包工程賺大錢后,郗同福心理更為失衡。處心積慮的他,想出了一條生財之道——入股辦企業。對此,他打的小算盤是:“如果出了事,最多是違反黨紀,退出錢財,沒有牢獄之災;如果不出事,那我就發財了。”

  一念貪私,便塞智為昏、染潔為污。有了這種想法,郗同福從謹小慎微,朝著以權謀私急速轉變,甚至拉上家人一起發財。

  起初,郗同福和妻弟李某等人共同持股,成立了土石方工程隊,利用自己手上握有掌管業務和資金撥付的權力,承攬工程,幾年下來就賺了幾千萬元。但他并不滿足,將工程隊升格成市政工程建設公司,由李某臺前斂財,自己幕后指揮。隨著業務越做越大,形成了數個家族企業,而郗同福本人始終占有股份并享有最后“決定權”。他們配合得“天衣無縫”,把以權謀私得來的錢源源不斷塞進自己的腰包,賺得盆滿缽滿。

  2004年,郗同福調任連云港市委常委、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主任,隨他一起“調動”的,還有其妻弟李某。看到開發區基礎設施建設的巨大利潤空間后,郗同福想著“肥水不流外人田”,在他的關照下,李某在連云港做了幾個億的工程業務,并拿了幾百畝工業用地,變更為房地產用地后再轉手賣出去,僅此一筆就賺了5000多萬。

  勾結不法商人,退股分紅撈取巨額利益

  貪欲之門一旦開啟,便一發不可收拾。掌握土地出讓、企業改制等實權的郗同福,腦海中全是對金錢的渴望,開始變著法子、巧立名目,打著一心為公的幌子,干著中飽私囊的交易。

  曾任江蘇某集體所有制房地產企業法人代表的曹某,企業改制時因不是該企業原始法人,便找到李某請求郗同福出面,幫助其將公司改制到自己名下,并承諾將在企業發展的利潤中拿出1個億表示感謝。

  2001年,在郗同福的鼎力相助下,曹某順利將該企業收入囊中。2004年,郗同福調任連云港后,曹某也緊緊跟隨。為了兌現之前承諾并得到進一步關照,曹某便拉著郗、李二人合作成立房產公司。按約定的30%股份比例,郗、李應當出資1715萬元,而實際僅出資500萬元,其余1215萬元由曹某代為出資。不久,該公司在連云港開發房地產項目,郗同福在土地出讓金繳納等方面給予了充分關照。

  2008年下半年,李某和郗同福商量后,向曹某提出退股和分紅的要求,雙方商定按30%的比例進行計算,并以房產進行折抵,郗、李二人共獲得曹某開發的連云港某小區房產65套、車位30個。因為擔心被查,這些退股分紅所得的房產,沒有一套登記在郗同福本人及其家人名下,但實際上背后所有人都是郗同福。

  “我一天天地變成物質上的貴族,也一天天地淪為精神上的乞丐,忘記了自己的責任和使命,追求物質利益至上。殊不知貪得歪財千萬貫時,也是一步步自取滅亡日。”面對親人的淚水和冰冷的鐵窗,這樣的懺悔卻為時已晚。權力一旦染上了銅臭味,便是最大的風險,郗同福違規與親友經商辦企業,實質上就是以權謀私,不僅禍及社會,最終也害及自身。  

  家風不正,貪腐“全家總動員”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參加工作之初,郗同福對自己嚴格要求,對家人也嚴加約束。有一年中秋節,司務長給他家送了二斤肉一條魚,他回到家聽說后嚴肅批評了家屬,夫妻倆還為此吵了一架,氣得自己半夜拎包回了單位。

  自從開始“向錢看”,在郗同福的影響下,其妻子、女兒包括一些親戚,都喪失了是非觀念,失去了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則。

  郗同福的妻子原是某單位機關黨委副書記,從事黨務工作的她,本應在廉潔齊家上有著較高的覺悟,然而她對郗同福的所作所為不僅不加勸阻,還參與收受禮品禮金,甚至長期占用單位配給郗同福的公車。

  郗同福的女兒是一名律師,也全然不顧職業操守,既幫助出主意、逃避組織審查,更寬慰郗同福:“你這點問題算不了什么,比你問題嚴重的人多著呢。”

  在郗同福被立案審查前,其妻弟、妻妹、連襟等多個親屬齊上陣,瘋狂上演幫助轉移、隱匿贓款贓物的“全家總動員”。郗同福被審查后,從其連襟處搜出字畫95件、首飾工藝品17件、不動產權屬證書34套、美元2.36萬元。

  一人不廉,全家不圓。親情與權力掛鉤,逾越公私界限,觸碰紀法紅線,只會讓權力刺傷自己、刺痛親情。在被移送司法機關前,郗同福痛哭流涕地說:“走到今天這種地步,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心里很愧疚,對不起家里人。特別是我的小外孫,本來每個周末都能在一起,兒孫繞膝,現在他見不到外公了。”

  郗同福把公權當作發家致富的“造幣機”,最終必然接受黨紀國法的處罰。2018年5月,經江蘇省紀委常委會省監委會議研究并報省委批準,決定給予郗同福開除黨籍處分、取消退休待遇;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所涉款物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提起公訴。2018年12月,郗同福因犯受賄罪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2019年5月,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王靜)

責任編輯:林曉兵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内蒙古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