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組工園地 > 書畫藝術 > 正文

字如其人——豐子愷

豐子愷浙江崇德(今桐鄉市)人。1914年人杭州浙江省第一師范學校,從李叔同學習音樂和繪畫。1918年秋,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出家,對他的思想影響甚大。1919年師范學校畢業后,與同學數人在上海創辦上海專科師范學校,并任圖畫教師。1921年東渡日本學習繪畫、音樂和外語。1922年回國到浙江上虞春輝中學教授圖畫和音樂,與朱自清、朱光潛等人結為好友。1924年,文藝刊物《我們的七月》4月號首次發表了他的畫作《人散后,一鉤新月天如水》。其后,他的畫在《文學周報》上陸續發表,并冠以“漫畫”的題頭。自此中國才開始有“漫畫”這一名稱。1924年在上海創辦立達中學。1925年成立立達學會,參加者有茅盾、陳望道、葉圣陶、鄭振鋒、胡愈之等人。1929年被開明書店聘為編輯。1931年,他的第一本散文集《緣緣堂隨筆》由開明書店出版。七七事變后,率全家逃難。解放后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上海中國畫院院長、上海對外文化協會副會長等職。

字如其人——豐子愷

  豐子愷深受其佛學思想影響。五四后,開始進行漫畫創作。早期漫畫作品多取自現實題材,帶有“溫情的諷刺”,后期常作古詩新畫,特別喜愛取材兒童題材。他的漫畫風格簡易樸實意境雋永含蓄,是溝通文學與繪畫的一座橋梁。豐子愷出生時,他的母親已生了六個女兒,他是家里第一個兒子。因為父親也只有一個妹妹,他便是豐家煙火得繼的希望,備受珍惜。父親為他取乳名為“慈玉”,他確實是家人眼中的寶玉,祖母溺愛他,父母、姑姑疼愛他,姐姐們憐愛他,連家里染坊中的伙計們也喜歡他。豐子愷自小便被包圍在脈脈的溫情中,這種溫情后來跟隨了他一生,浸透在他的性格里,使他總是以溫柔悲憫的心來看待事物;發散在他的筆下,就變成平易的文字和純仁的畫風。

  豐子愷的書法具人間情味。古人曾云:“未入深山,焉聞鷓鴣?”品賞豐子愷先生的書法,我們要重真跡,重淵源,重揣摩,重體驗,若僅從印刷品上冒然決斷,難免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豐子愷先生的書法從筆調上看,他并不刻意表現軒昂大氣,更不故意著手凌厲鋒芒、豪放粗樸,甚或粗頭亂服。

字如其人——豐子愷

  與那些假、大、空的書法相比,他更注重的是小、巧、精、秀、拙,表現出書法創作中的抒寫真情、真趣,若孩童般的天真、自然。作品圖中如“譽、唯、仁”等字的處理,既天真活潑,又不失古法。他把六朝人的經體書法及北魏墓志書法寫活了,在運筆中,滲入行書、小草,尤其是章草筆法的自然流露,使原本明顯有楷化傾向的筆畫頓然生出映帶、簡化,平易而明快,充滿了音樂的節律,簡直如跳動的泉水,叮咚而下,令人稱奇。

字如其人——豐子愷

  豐子愷先生以漫畫聞名于世,但他對書法的看重和自許遠在漫畫之上。他曾說:“書法是最高的藝術……藝術的主要原則之一,是用感覺領受。感覺中最純正的無過于眼與耳。訴于眼的藝術中,最純正的無過于書法,訴于耳的藝術中,最純正的無過于音樂。故書法與音樂,在一切藝術中占有最高的地位。”豐子愷先生是一位有思想的藝術家,他的書法,是有思想的書法,其宏大氣度,蘊含于毫芒之間,其爛漫氣質又流露在造型結字之內。他的書法源于北魏,兼及章草。風格的形成,既緣師門的影響,也有對現實世界的感悟。首先,李叔同先生在書法上對他的影響極大,據豐子愷先生在文中記載,其求學期間,曾在李叔同先生的指導下,很認真地臨摹過《張猛龍碑》、《龍門二十品》、《魏齊造像》等碑刻書法。其次,豐子愷先生年輕時也非常服膺于馬一浮的行書,據載,某次豐子愷先生坐船回家,船頭所掛帆布上有馬一浮先生手書,異常瀟灑倜儻,喜愛之極,或有摘下私藏之思。而馬一浮先生的書法就是魏碑與二王行書結合的典范,豐子愷先生后來書法的走向或與此有很大淵源。與豐子愷先生同時代的美學家朱光潛先生曾說:“書畫在中國本來有同源之說。子愷在書法上下過很久的工夫。他近來告訴我,他在習章草,每遇在畫方面長進停滯時,他便寫字,寫了一些時候之后,再丟開來作畫,發現畫就長進。講書法的人都知道筆力須經過一番艱苦訓練才能沉著穩重,墨才能入紙,字掛起來看時才顯得生動而堅實……”。再則,就豐子愷先生的漫畫整體布局和內容要旨而言,如果沒有了題畫之書,題畫之妙句的配合,絕對不會有現今大家公認的成就。我們在看了豐子愷先生的漫畫及題款后,無不欽佩其書法風格與漫畫的和諧一致、珠聯璧合,我們不妨把他的書法和漫畫比作一母同胞之孿生兄弟。

字如其人——豐子愷

  書風“尚質”“崇妍”。書法,粗略地分,大致有兩種風格,一種 “尚質”為主,另一種“崇妍”為主。前者追求質樸自然之美,富有“拙”趣,后者追求妍媚之美,富有“逸”趣,右軍以下,尚妍為主,清代提倡碑學,尚質之風悄然興起。其實,質與妍,好比男子漢大丈夫與嬋娟美女,是不同之美。學書之人,當順自己之氣質,導自己之性情而追求之。豐子愷先生的書法是順本身之氣質,舒自己之性情,故而味道雋永,絕無矯揉造作之態。“質”并非野辣、霸悍、粗厲、強橫;“妍”也非媚俗、輕佻、甜邪、纖弱。書法的風格盡管有質、妍之分,但大手筆往往質中有妍或妍中有質,并非單一的質或妍,這正如“真漢子未必無柔情”。而豐子愷先生的書法是質中有妍,以魏書為質,故而沉著;取章草、小草之妍,故而多情趣。紹興蘭亭書會會長沈定庵先生曾經著文,表示了他的看法:“豐先生的書法,一如其漫畫和行文,風格獨特,富有創造性。試以豐先生和別人的字幅并陳一起,讀者無需細察,即能辨認出豐先生的廬山真面目來。”沈定庵先生是從風神上界定了豐子愷先生書法的特色和地位。


責任編輯:李曉恒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内蒙古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